齐不意走出没几步,就收到了安秋的来电。

    她果断地按掉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然后打开每一个有安秋的社交软件,一一删除。

    安秋继续发来好友申请——意意你先接我电话好不好。

    不好,我们不熟。

    她压根儿不用思考,飞快地打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在发送前,她愣了半秒的神,眼眶酸得马上落泪,然后慌忙点了拒绝。

    看到发送成功,她心中迸发出一种酸痛的畅快。

    紧接着她极不熟练地,甚至是需要边走边查询如何拉黑的程度,屏蔽了安秋能够联系到她的所有渠道。

    她这么做,绝不是为了单纯彰显自己的愤怒,而是她真的下定决心,不和安秋就此纠缠下去了。

    齐不意的头突突地,疼得要命。

    她改变主意,没有去找齐不赢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这副样子太丢人了,她只敢给他发消息。

    齐不意走出没几步,就收到了安秋的来电。

    她果断地按掉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然后打开每一个有安秋的社交软件,一一删除。

    安秋继续发来好友申请——意意你先接我电话好不好。

    不好,我们不熟。

    她压根儿不用思考,飞快地打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在发送前,她愣了半秒的神,眼眶酸得马上落泪,然后慌忙点了拒绝。

    看到发送成功,她心中迸发出一种酸痛的畅快。

    紧接着她极不熟练地,甚至是需要边走边查询如何拉黑的程度,屏蔽了安秋能够联系到她的所有渠道。